<meta id="KtGF60"></meta>
<code id="KtGF60"><iframe id="KtGF60"></iframe></code>



<bdo id="KtGF60"></bdo>
  • <code id="KtGF60"></code>
    <samp id="KtGF60"></samp>







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故事

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

    父亲的秘密

   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朝拾

      1

      父母离婚那年队奴,海培10岁。

      那个夏天的早晨队奴,她站在客厅的角落队奴,看着父亲在屋子里收拾衣物。偶尔队奴,他会回头跟她交代一句:“海培队奴,你要听话队奴,练琴别耽误了。”过一会儿队奴,又想起了什么:“海培队奴,有空给爸爸写信队奴,或者打电话。”她咬着嘴唇不做声。

      父亲拎着大箱子走到门边队奴,又转过身队奴,紧紧抱住了她。母亲冷冷地说:“要滚快滚队奴,这时候装什么装!”

      他不搭理母亲队奴,而是摸着海培的头队奴,声音嘶哑地说:“记得给爸爸写信。”说完队奴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    楼梯间“咚咚咚”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队奴,海培的眼泪终于下来了。虽然父亲和母亲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闹的生活让她怕得要命队奴,但她从来没有想过队奴,这个从小宠她爱她的男人队奴,有一天会选择从自己的生活里消失。她以为队奴,只要自己乖乖听话队奴,每次都考好成绩队奴,他们一家三口曾经的幸福生活就能重现。可现在队奴,父亲就像母亲说的那样队奴,“被小妖精迷住队奴,不要我们娘儿俩了”。对一个10岁的小女孩儿来说队奴,有什么比被父亲遗弃更让人痛苦和怨愤的?

      父亲决绝离去的背影队奴,成了海培整个童年的噩梦。很快队奴,她就由一个能歌擅舞的小女孩儿变成了沉默寡言的“小呆瓜”。琴也不练了队奴,上课时总望着教室外面的天空发呆队奴,成绩更是一落千丈。

      母亲冲她发火队奴,撕掉她的琴谱队奴,说:“都是冤家队奴,我这辈子都毁在你们姓汪的人手里了。”母亲一发火队奴,就把她跟父亲绑在一起骂。尽管她不愿别人提到他队奴,他写的信队奴,也全被她顺手扔进了校门口的垃圾箱里队奴,可是她姓汪队奴,是汪文祥的女儿队奴,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。

      那天课上队奴,海培在书上画云队奴,一朵一朵漫卷了整篇课文。曲老师把海培叫到办公室队奴,她依旧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曲老师拉开抽屉队奴,拿出一块巧克力队奴,对她说:“老师知道你心里难受队奴,吃块巧克力吧队奴,能让你开心点儿。”看着曲老师手里的巧克力队奴,海培的眼泪“啪啪”掉下来。那是她曾经最爱的零食队奴,母亲以会长蛀牙为由队奴,不让她吃队奴,但父亲经常背着母亲给她买队奴,说:“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。”而现在队奴,她与父亲之间队奴,再无秘密。

      那之后队奴,不管是犯了错误队奴,还是考了好成绩队奴,海培都会从曲老师那儿得到一块巧克力。那年代队奴,巧克力很奢侈队奴,奢侈到海培舍不得一次吃掉队奴,仿佛这样队奴,那甜蜜会留得长久一些。

      2

      海培上初中那年队奴,母亲改了嫁队奴,继父是一个木讷的男人队奴,看她的眼神队奴,总带着几分嫌弃。

      再收到父亲的信队奴,海培拿回家队奴,看完后队奴,藏在抽屉的最里端。他打着出差的旗号来看她队奴,她便跟着他出去吃顿饭。他给她买的东西队奴,她都拿回家藏起来。她仍不肯给他写信队奴,尽管想他队奴,可她没法像从前他去外地出长差那样队奴,用满纸幼稚的文字诉说自己的思念——那些在他面前肆无忌惮地撒娇耍赖的日子队奴,早已成了过去。但有了那些信的温暖队奴,海培的生活终于走上了正轨队奴,几年后还考上了本市的财经大学。毕业后队奴,她在银行谋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。

      3

      海培出事那年队奴,才24岁。男友韦宁要开公司队奴,她挪用了银行里的钱队奴,被判15年。

      父亲去监狱看她队奴,被她拒绝。他只好托管教带给她一封长长的信队奴,信里说:海培队奴,爱情没有错队奴,身陷爱情里的女孩儿都难免飞蛾扑火队奴,这点爸不怪你。只是队奴,别放弃自己队奴,你还有大好的人生……海培攥着信哭得天昏地暗队奴,15年啊队奴,出狱都快40岁了队奴,哪来的大好人生?并且队奴,自从她进了监狱队奴,韦宁一次都没去看过她。

      海培开始绝食队奴,任管教嘴皮磨破队奴,她都一声不吭队奴,甚至连眼皮也不抬一下。母亲来了队奴,又是哭又是骂队奴,她仍不为所动队奴,直到韦宁出现。

      看着面露愧色的韦宁队奴,她怯生生地问:“你还爱我吗?”好半天队奴,韦宁抬起头队奴,红着眼眶说:“海培队奴,你好好改造队奴,我等你出来。”

      像当年曲老师送她巧克力一样队奴,这句话给了她希望。她开始吃饭队奴,开始争取每一次立功减刑的机会。韦宁每隔几个月就会去看她一次队奴,有时队奴,看着他干净笔挺的白衬衣、系得规规整整的领带、梳得一丝不乱的头发队奴,她很想问他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。只是她不敢队奴,不敢让心里唯一的希望碎掉。

      海培收到很多父亲寄来的书和信队奴,信里没有劝她好好改造队奴,只是说起她小时候会弹的钢琴曲、会跳的孔雀舞队奴,还有她爱吃的巧克力、考过的那些100分……这些细枝末节的回忆队奴,将海培拉回那曾经幸福过的童年。是的队奴,她怎么会忘记队奴,那时候的父亲队奴,高大英俊队奴,爱说爱笑;那时候的母亲队奴,年轻漂亮队奴,温柔贤惠;那时候的她队奴,幸福得像童话里的小公主。

      父亲在信里说:“不管你变成什么样队奴,都是我最乖最宝贝的女儿队奴,而我队奴,永远都是你可以信任和依赖的爸爸。”想到父亲每次探望自己时那隐忍而心疼的眼神队奴,海培泪流满面。这一年来队奴,她只顾着自己的痛苦与失落队奴,却不曾想过队奴,高墙外的父亲过的是怎样的日子。年轻时离弃妻儿的他纵然有错队奴,但又有谁没犯过错?当年队奴,如果不是生活过于艰辛队奴,母亲也不会变得越来越尖酸刻薄吧?如果不是在家里再也找不到温暖与肯定队奴,父亲大概也不会和那个阿姨惺惺相惜吧?而她队奴,如果不是因为太渴求一个温暖的家、一个爱她的男人队奴,应该也不会明知犯法队奴,却为了他不管不顾吧?

      4

      32岁那年队奴,海培出狱了。

      那一天队奴,父亲来了。他穿着整洁的衣服队奴,挺直了腰板:“闺女队奴,走队奴,咱们回家。”语气稀松平常队奴,就像小时候接她放学回家一样。海培犹豫了一下队奴,终于走过去挽起了父亲的胳膊——母亲那个家队奴,早已没有她的位置了。

      让海培没想到的是队奴,父亲的家里只有他一个人队奴,传说中的“妖精”不见踪影。父亲不说队奴,她也不问。

      属于她的那间房收拾得干净整洁队奴,父亲站在门口搓着手不安地笑着:“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队奴,就随便买了些。”看着那粉红的蕾丝被子和枕头边上的洋娃娃队奴,海培笑了——在父亲眼里队奴,她还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。而父亲队奴,早已变成一个两鬓斑白的小老头了。

      “海培队奴,以后就和爸爸一起生活队奴,爸爸养你。”

      “你都60了队奴,还是我养你好了。”海培终于找到了丢失很久的小女儿心态。

      望着轻松地和自己说着俏皮话的女儿队奴,父亲激动得不能自持:“好队奴,好队奴,我们一起努力。”

      父亲四处打电话帮海培找工作队奴,可是队奴,有过前科的她要找到对口的工作比登天还难。几番折腾队奴,海培放弃了这条路:“爸队奴,我想自己开个小店。”

      “也好。”父亲回答。随后队奴,他把房子押给银行队奴,贷了款在街口给海培开了家冰果店。冰果店开张后队奴,生意还不错队奴,怕海培一个人忙不过来队奴,他早早地办了退休手续队奴,在店里帮她打杂。每天收拾完店里的活儿队奴,回到家队奴,海培会给父亲熬点儿白粥队奴,炒两个小菜。他吃得很香队奴,逢人就说队奴,有女万事足。在磕磕绊绊的创业路上队奴,父女俩的心渐渐走到了一起。

      就像海培从不问继母的事一样队奴,父亲也从不提韦宁队奴,只是队奴,偶尔会在吃饭时装作无意地说道:“遇到合适的人队奴,就找一个队奴,爸不能陪你一辈子。”她数着碗里的米粒队奴,点头答应队奴,眼泪却一滴一滴掉下来。她已经很久没有韦宁的消息了队奴,他应该早就忘了她吧。也罢队奴,有过那样的经历队奴,她哪敢再奢望爱情队奴,能陪着父亲安安稳稳地走完后半生就很好了。

      可是队奴,父亲却对这件事很上心。每次店里来了和海培年纪相当的男人队奴,他总会热情地和人家拉家常队奴,说着说着话头便扯到海培身上:海培会弹一手好琴队奴,会做最好吃的锅包肉队奴,每天夜里都给他倒洗脚水……在父亲的描述里队奴,海培是一个贤良淑德的女子、孝顺乖巧的女儿队奴,男人要是错过她队奴,指定后悔一辈子。

      “爸队奴,你就这么着急把我嫁出去啊?”

      “是啊队奴,我都60了队奴,快养不起你了。”

      “现在是我在养你好不好。”

      “那你找个人一起来养我不是更好?”

      望着成天想着给她拉媒牵线的父亲队奴,海培哭笑不得。

      5

      海培以为队奴,她和父亲平静的小日子会一直这样过下去。然而队奴,命运总是爱和她开玩笑。有段时间队奴,父亲总是胃疼队奴,吃各种各样的胃药都不顶事队奴,于是去医院挂了个专家号。

      从医院回来那天队奴,海培给他做了好些菜:“爸队奴,您胃溃疡队奴,多吃点儿好的队奴,养好了体力队奴,咱就治病。”

      他半信半疑地说:“海培队奴,有啥事都别瞒我。”海培撇了撇嘴队奴,说:“我才不像你队奴,净撒谎骗人。”他一愣队奴,拿筷子敲了敲海培的脑袋:“你这丫头队奴,净冤枉你老爸。”

      海培的眼泪哗地下来了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队奴,曲老师送我的巧克力都是你买的。她那年刚当我们班主任队奴,我和她又不熟队奴,她不可能连我爱吃哪个牌子的巧克力都知道。”

      他笑了队奴,说:“你那时多倔啊队奴,如果说是我给你的队奴,指不定让你扔哪个垃圾桶里了呢。”

      “谁让我是你的女儿呢。”

      父亲点燃一根烟队奴,无奈地说:“你这丫头队奴,咋就那么精呢?女孩儿还是傻点儿有福气。”

      海培接过他手里的烟队奴,掐灭队奴,很认真地说:“有你队奴,我就有福气。”父亲病重时队奴,海培把治胃癌的药瓶标签通通换掉队奴,轻描淡写地对他说:“胃溃疡是容易治的病队奴,你得快点儿好起来队奴,咱们的冰果店还要开连锁店队奴,你还得当董事长呢。”他嘿嘿笑队奴,说:“那是那是队奴,好日子才刚开始呢。”

      父亲的病越来越重队奴,不得不住院。看着海培医院店里两头跑队奴,累得又黑又瘦队奴,他发了脾气队奴,说什么也不肯住院了。海培拗不过他队奴,只好将他接回家。回到家后队奴,他的精神果真好了很多。他说:“丫头队奴,爸那点儿本事你都学了去。爸骗不了你队奴,你也骗不了爸队奴,爸知道自己得的是啥病。与其躺在医院受罪队奴,不如和你一起待着。”望着父亲那日渐消瘦的脸队奴,海培一阵心酸。就像10岁那年队奴,她阻挡不了父亲离去的步伐一样队奴,这一次队奴,相聚不过短短3年的父亲又要离自己而去了么?海培痛恨这种与命运抗争的无力感队奴,但她能做的队奴,唯有静静陪在父亲身边队奴,给他最后的温暖。

      一个月后队奴,父亲平静地走了。整理他的遗物时队奴,海培找到了几本厚厚的日记。日记里父亲记录着对日益破碎的家庭的无奈队奴,为与年幼女儿分离而懊悔遗憾;为了让狱中的海培振作起来队奴,他三番五次地央求移情别恋的韦宁去探望她队奴,并承诺每次支付2000元。为此队奴,继母和他决裂……日记的每一页都写着与海培相关的事。

      在留给海培的遗书中队奴,父亲写道:“海培队奴,我的宝贝女儿。爸爸这一生最对不起的就是你队奴,如果不是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离开队奴,你也不会遭遇如此多的人生坎坷。但是宝贝队奴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。爸爸最大的遗憾队奴,就是没能看到那个可以代替我来爱你的人队奴,但是我相信队奴,他很快就会出现。爸爸希望你以后的人生队奴,就像你的名字一样队奴,海培——永远happy!”读着父亲的信队奴,海培泪如雨下。

      父亲走后队奴,海培将冰果店改了名字——父爱的秘密。

      有爱不觉人生寒队奴,海培相信队奴,无论经历什么样的人生队奴,父亲会一直陪伴着她队奴,永远永远。

    Tags: 父亲 秘密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gushihui/155812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人赞过

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昵称: 验证码:


    <meta id="KtGF60"></meta>
    <code id="KtGF60"><iframe id="KtGF60"></iframe></code>



    <bdo id="KtGF60"></bdo>
  • <code id="KtGF60"></code>
    <samp id="KtGF60"></sam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