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故事

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侦探悬疑 > 

      巨款失落之后

      来源: 作者:路娜

      吴爱芬是个出纳员陡歌,这天进城收款陡歌,等东跑西颠地忙完陡歌,已是傍晚。照老规矩陡歌,她跳上一辆45路公交车陡歌,准备赶回单位。因为疲倦陡歌,她蜷缩在座位上陡歌,忍不住打起盹来。一阵冷风吹来陡歌,她醒了陡歌,发现已坐到了终点站陡歌,随后陡歌,她像丢了魂似的一声尖叫陡歌,吓住了全车厢的人:包呢?我的包呢?吴爱芬放在身边那个装有10万元巨款的蓝色牛仔包不见了陡歌,她立即嘶哑着喊了起来:停车!停车!

      吴爱芬立刻报了警陡歌,警察赶到之后陡歌,询问了一些情况陡歌,但调查遇到了极大困难:原来当时车厢里头乘客寥寥无几陡歌,吴爱芬坐了六七个站头陡歌,其间有几拨乘客上上下下陡歌,据公交车司机顾莉回忆:新河站上来两个男的陡歌,一高一矮陡歌,上来后在前门站了站陡歌,就去中门;老岳庙有个女的上来陡歌,大概是公交卡忘拿陡歌,所以上来后马上又下去了乘客流动得快陡歌,警察自然无从查起。

      眼见调查无果陡歌,吴爱芬失魂落魄陡歌,料想饭碗难保陡歌,更加茶饭不思陡歌,那个司机顾莉陡歌,因为这事陡歌,来往了几次陡歌,也熟了陡歌,她见状于心不忍陡歌,总是不住地劝慰吴爱芬。

      吴爱芬的单位是一家私营家具厂陡歌,管理并不规范陡歌,出纳外出收取巨款陡歌,理应派车或有保安措施陡歌,款子丢了陡歌,厂里自身也有责任陡歌,所以经过协商陡歌,厂里只要吴爱芬赔偿5万元陡歌,这已经算是宽宏大量了;另外陡歌,吴爱芬不再任出纳陡歌,调食堂当炊事员。食堂做工陡歌,月收入过不了一千陡歌,吴爱芬老公死得早陡歌,家里又有个八岁女孩陡歌,欠厂里的那笔款子陡歌,该还到猴年马月呢?

      因为急火攻心陡歌,吴爱芬病倒了陡歌,这天陡歌,她在医院吊完盐水陡歌,回家刚躺下陡歌,开公交车的顾莉来了陡歌,她提着一只水果花篮陡歌,拉着吴爱芬的手说:吴姐呀陡歌,你那钱是在我车上丢的陡歌,你找不到陡歌,我也替你着急这样吧陡歌,我老公开着一家小店陡歌,要不由你来打理陡歌,做好做歹陡歌,反正一日三餐管你吃饱陡歌,余下的就是你的收入

      那你老公呢?

      他另有一家装修公司陡歌,顾了这头陡歌,顾不了那头陡歌,就算你帮帮他吧。你要真把生意做起来陡歌,店搞活了陡歌,你就能尽早还钱陡歌,这可比你在食堂做强。

      这家顾记小店陡歌,情况还真像顾莉所说陡歌,半死不活的陡歌,店门一开陡歌,水费电费外加人工陡歌,哪样不贴钱?但吴爱芬义无返顾陡歌,还是接了下来陡歌,她先是开掉了一个厨子陡歌,然后每天自己进货陡歌,自己下厨陡歌,因为原料新鲜陡歌,生意一下好了起来陡歌,周边两个市场也纷纷向小吃店里订购盒饭陡歌,人气旺了陡歌,吴爱芬越做越来劲陡歌,头一个月陡歌,店里毛利就赚了八千。

      这样一来陡歌,麻烦事又来了:顾莉与吴爱芬有约在先这家店不赢利陡歌,顾莉不收一分钱;赢利了陡歌,顾莉收利润的两成。这天陡歌,顾莉的老公到店里来转了转陡歌,干笑两声陡歌,走了。

      第二天顾莉就红着脸来找吴姐陡歌,吴爱芬不傻陡歌,早就猜到八九分:小顾陡歌,你老公是要抬一抬价陡歌,多点分红吧?是陡歌,是呀!咱们姐妹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陡歌,我们二一添作五陡歌,挣了钱就对半分陡歌,好吧?顾莉没想到吴爱芬这么爽快陡歌,一把抓住她的手陡歌,又喜又愧陡歌,倒是吴爱芬劝慰开了:小顾呀陡歌,没有你陡歌,就没有我今天陡歌,我女儿看我这样陡歌,都夸我能干陡歌,像换了个人!

      可是陡歌,店是活了陡歌,顾莉夫妻间的关系却每况愈下陡歌,他们几次在小店后院的阁楼上吵闹陡歌,吴爱芬都听到了陡歌,那天陡歌,她趁顾莉在店里陡歌,忍不住刨根问底陡歌,顾莉眼眶一热陡歌,只说了一句:他赌陡歌,把公司都输没了说完陡歌,顾莉就闷头冲出店堂

      吴爱芬看到他们夫妻俩这个样子陡歌,心里总不踏实陡歌,七上八下的陡歌,但不管怎么说陡歌,她在顾记一干就是大半年陡歌,店里一直红红火火的。

      这天陡歌,顾莉的老公来到店堂陡歌,亲口告诉吴爱芬:等满了一年陡歌,这店他们就要收回了陡歌,他们要自己做。

      这个结果陡歌,本在吴爱芬意料之中陡歌,所以她并不吃惊陡歌,她仍感谢顾莉一家陡歌,能够为她雪中送炭陡歌,只是她放心不下这夫妻俩陡歌,总担心他们要出事。

      这天半夜时分陡歌,后院阁楼上响起了乒乒乓乓几下巨响陡歌,接着陡歌,就看到顾莉的老公浑身酒气陡歌,沾着一手鲜血陡歌,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陡歌,穿过店堂陡歌,出了店门。吴爱芬惊呆了陡歌,她飞也似的冲上后院阁楼陡歌,一看陡歌,顾莉额角流血陡歌,昏倒在一堆杂物间陡歌,吴爱芬抱起顾莉陡歌,冲下楼去。

      吴爱芬叫来救护车陡歌,在医院安顿好受伤的顾莉陡歌,返回了后院阁楼。她拿起扫帚刚想打扫陡歌,突然看见墙角一只铁柜柜门没锁陡歌,柜外掉着一只沾血的布袋陡歌,她拾起一看陡歌,顿时大惊失色:这正是那天在顾莉的公交车上遗失的装着10万元的蓝色牛仔包陡歌,包里还有两刀未及拆封的万元人民币!

      吴爱芬啊了一声陡歌,什么都明白了

      事后陡歌,顾莉在派出所所作的供词是这样的:当天吴爱芬提着款子坐车陡歌,是坐在驾驶员顾莉身后的座位上。车子行驶中一个急刹车陡歌,因为惯性陡歌,吴爱芬装钱的包向前一滑陡歌,滑入顾莉座位底下陡歌,卡入死角。当时顾莉并未发觉陡歌,直到车开进停车场例行洗车陡歌,她这才发现了牛仔包。她马上打电话和老公商量陡歌,两人密谋后陡歌,决定将包藏匿于后院阁楼之上陡歌,但是这笔唾手可得的钱财陡歌,反使顾莉的老公原有的赌瘾越来越大陡歌,终于不可收拾陡歌,他几乎输光了吴爱芬的那笔公款陡歌,公司也抵押给了赌头陡歌,以致夫妻反目。顾莉原想留着这笔横财好好享福陡歌,为了良心上的平衡陡歌,她给了吴爱芬一个赚钱的机会陡歌,同时也可借机盘活店铺陡歌,岂料机关算尽陡歌,她终究还是逃不脱牢狱之灾。

      顾莉在设法退清赃款以后陡歌,那家顾记小饭店保留下来陡歌,仍由吴爱芬经营。现在陡歌,吴爱芬暗中拿出饭店每月利润的一半陡歌,替顾莉存起来陡歌,在顾莉出狱那天陡歌,她要亲手把钱奉上

      Tags: 吴爱芬是个出纳员 这天进城收款 等东跑西颠地忙完 已是傍晚。照老规矩 她跳上一辆45路公交车 准备赶回单位。因为疲倦 她蜷缩在座位上 忍不住打起盹来。一阵冷风吹

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zhentan/159626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人赞过

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昵称: 验证码: